飞鱼余飚:工业设计的理想生存

当前位置:首页-工业设计社区-设计情感区
2016-01-30 17:42:42 
0  448  0

      见到飞鱼设计董事长余飚时,不由在心里暗赞了一下:不愧是做设计的。简洁的白衬衣牛仔裤,却在手表、鞋履等细节处透着精细。

 

      成立于2002年的feish飞鱼设计,历经10年的发展与积累,已成为最具创新视野和执行能力的设计公司,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客户口碑。飞鱼的服务集设计研究、产品设计、品牌策略及后端产业化服务于一体,涉及通讯、IT、家电、家居、设备、医疗、服务等领域。飞鱼自身也获得了设计大奖红点奖、中国工业设计十佳大奖等奖项。

 

      1996年余飚从无锡轻工学院工业设计专业毕业时,工业设计还乏人问津,班上大部分同学的出路是去了学校当老师。如今,工业设计早已遍地开花。


 

      “工业设计本身是不断发展的,从开始重外观到后来重功能,而这几年越来越注重满足用户体验的创新。因为当产品质量、功能越来越接近时,只有人的情感需求才能实现差异化。”余飚举了个例子:家电巨头Sony和三星。这几年Sony专注玩工艺、玩技术,而缺乏对用户需求的洞察和理解,结果把自己玩死了。相对地,三星投入了几千万研究消费者的需求、文化等,推出相应产品,它就活得越来越好。

 

      “所以也许你现在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定位,但几年后可能就没了。设计确实可以改变一家企业。”

 

      在余飚看来,工业设计不是简单的设计,更要理解品牌的独特性。“任何品牌都有自己的个性。以前很多企业的做法是照抄,因为拿来主义是最低成本的,拿来并非不可取,关键是过程中是否从拿来主义快速变成自己的创造。有些企业一直在模仿,这些企业一定死掉。活得好的民营企业一定是从抄袭到自我吸收再走到自我创造这条路上。”“也许民营企业因为自身力量没办法做很大的创新,但在点上的创新,民企一定是做得最好的。而工业设计就可以把这些点上的创新和用户需求相结合,通过创造,把它的品牌的独特性、市场独特性做很得很好。”“有时企业没发现自己拥有的资源多值钱,而我们可以帮他挖掘这样的价值,同时把潜在的价值变成看得见的市场价值。我们希望为民企提供多维、立体的服务。”

 

      飞鱼目前正在帮宁波一家小家电企业做工业设计项目。在我国,小家电行业是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这家企业目前在行业中位列前茅,而如何保持这一领先地位并取得进一步发展是企业管理者一直思虑的。飞鱼介入后,首先帮企业做定位分析,提出在现有市场上,龙头企业美的定位高性价比产品,艾美特定位专业性,属于该企业的独特生存空间在哪?最后选择将企业定位于“最理解用户的企业”,并围绕该定位进行一系列产品设计。

 

      通过帮助挖掘独特性来明确工业设计的方向,再用工业设计实现企业发展策略,这样的飞鱼不再是实践企业管理者想法的“手”,而成为了企业的“大脑”。“在对的策略下做优秀的设计。我们浙江民营经济很多时候是开发方向错了,开发错的产品或者别人已经做的产品,导致大量损失。”

 

      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愿意接受这样的全套服务,让设计团队深入企业核心策略层,并且企业的创新支付能力也在不断提高,这些吸引着飞鱼“回归”。

 

      前几年飞鱼服务的客户中,中小企业的比例一度下降到不足20%。“原来很多企业以外贸为主,只需要单品的设计,缺乏长远的规划”,飞鱼工业设计公司总经理余飚说。但是从2011年起,中小企业客户又回升到30%

 

       永康的一家企业带着“鞋套机”的点子找到飞鱼,“把脚伸进一个机器里踩一下,就会自动在鞋底下贴上一层薄膜,比起传统的鞋套又快又省事”。

 

       点子不错,但当时客户手头只有一个简陋的产品雏形。飞鱼接手后,为这个产品进行了体系化构建,家里、医院、办公室各是什么样子,都进行分类的产品策略设计。如果说原来只有一个卖100多元的产品,那么现在从200元到800元的产品都有。

 

       这样的合作也为飞鱼带来了不错的回报。

 

      “如果纯做设计的话,永远是被动的。我们可以和客户合作10年,但不能保证可以合作20年,假如没有好的积累,就没有更大的资源去整合更好的团队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这也是在前几年,飞鱼布局全国,积极寻求与美的、博士等国内外知名公司合作的部分原因。它曾针对某大品牌开发胃镜设备,飞鱼结合用户的体验,把零散的功能化产品整合设计成一个系统产品,看病效率提高了35%,病者痛苦指数减轻了40%以上。那几年飞鱼把自己定位在服务世界500强和国内行业前三的客户,从中学到了许多先进的创新管理经验,而现在,余飚觉得到了利用所有的积淀为中小企业服务的时刻了。

 

      在余飚看来,与企业内部的设计研发部门相比,专业的工业设计公司有自己的优势:“大部分企业深耕于本领域,但不会放到整个产业或者其他产业中去看问题。但现在很多创新是跨界融合,它不是本领域的创新,而是别的领域的创新移植后在另一个领域用。我们做过很多产业,知道别的产业在做什么,我们找到源头去找设计灵感,而不是只看到竞争对手。我们要跨越竞争对手看行业的趋势。这样设计就有前瞻性。国内企业现在很多是今年计划明年的事情,我希望未来企业是今年计划后年甚至大后年的事。”

 

     余飚自诩,目前的飞鱼从“简单的求生存阶段”提升到了“有品质地生存阶段”,而他还在追求“有理想地活着”。如何实现目标?余飚正带领飞鱼做探索。

 

      除了设计服务,飞鱼目前还做设计投资。“对那些支付能力不强,又发展前景非常好的企业,我们就用设计去占股。”

 

      如果你走进西湖国宾馆的新客房,在墙壁上会看到一块集成了智能灯光、音视频等控制系统在内的面板,设计做工精良。或者你更远去到巴西,可以看到圣保罗机场到奥林匹克运动场的公路两边的led路灯熠熠生辉。这些名为“菲驰”的高端定制电器品牌的投资方之一正是飞鱼。

 

      “中国不缺资金,也不缺工厂,缺的是如何从用户体验出发,整合技术与市场的产品创新能力,而这块恰恰是飞鱼的优势”,余飚说,“现在的市场机会很多,投资一些优秀行业的产品创新,可以更好地分享它的市场价值。”

 

      而余飚认为飞鱼直接做产业投资,还有一大优势在于对风险的控制与管理。“创新是高风险的投资,许多从外贸转型过来的企业,面对国内市场风险意识不强,而飞鱼可以为他们提供有核心价值的服务。”余飚从业16年,他把自己称作为“中国工业设计界的活化石”。什么样的产品能获得市场成功,他有着很好的市场敏感度,也拥有一套成熟的创新开发风险控制体系。

 

      “此外我们现在还将成立两个新的公司,一个为全国顶尖公司做产品开发的,另一个将和日本公司合作专做用户研究,做竞争对手、竞争产品的调研研究,以找到差异化的竞争策略和定位。”

 

     “我们也在做自己的产品,开发自己感兴趣的产品,把文化、把科技的东西融入进去。未来花5-10年去做。”说着余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挂件,木头和金属的结合,古朴而不失大气,这正是飞鱼自己生产的产品。从设计跨界进入生产领域,对余飚来说是不小的挑战,“但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自身的壮大。”

 

      但是余飚也说,无论怎么发展,飞鱼始终都是“以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其他产业做得再大,只是设计的延展而已。”

 

     “工业设计对民营企业的推动作用毋庸置疑。当民企的需求和设计公司本身的发展到达一个结合点,才能更好地促进工业发展。”


相关帖子
发表评论
添加表情